当前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迈出重要步伐

来源:《国资报告》杂志        发布时间:2019-10-12

6月5日,《国务院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2019年版)》(以下简称《清单》)正式对外公布,要求各地结合实际积极推进本地区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制定授权放权清单,赋予企业更多自主权,促进激发微观主体活力与管住管好国有资本有机结合。

《清单》的出台仅仅在国务院印发《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之后一个月,行动之迅速、措施之精准,引发广泛关注,获得各界好评。

“啃硬骨头”、解决了“痛点”、“很解渴”、打了一针改革“兴奋剂”……类似的表述出现在不少专家和央企负责人的点评之中。

国资委“刀刃向内”、自我革命

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国资委坚持“刀刃向内”、自我革命,按照精细严谨、稳妥推进的工作要求,将激发微观主体活力与管住管好国有资本有机结合,最大程度调动和激发企业的积极性,重点选取了5大类、35项授权放权事项列入《清单》。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管理学院执行院长柴宝勇表示,《清单》的发布,是有利于完善国有企业管理制度和现代企业内部治理制度的重要举措。柴宝勇表示,近年来国资委在转变职能方面已经有了很大进展。这次发布的《清单》加大了对国有企业授权放权的力度,进一步减少了对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直接干预,主要通过制度供给、政策调节等方式来管理国有企业,让国有企业发展更加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律,有利于国有企业内部治理模式的完善。同时,国资委作为国有资产的所有者进一步加强对国有资产的监管,也有利于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许保利认为,35项授权放权清单可主要归纳为两方面,即授权放权董事会、经理层的权力;授权放权管理集团子公司的权力。对这两方面的授权放权适应了国企改革的要求,体现了国资监管机构职能的转变,是推进国资国企改革的重要举措。历经15年,大部分中央企业集团公司都已建立了规范的董事会。因此国务院国资委目前授权放权其行使的董事会及部分经理层权力就有了承接的主体、行权的主体,从而使国资委逐步归位于行使股东权力,做一个真正的出资人,只做“老板”,不当“婆婆”。

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宋志平表示,《清单》改革授权经营体制的重要举措,是国资委的一场“自我革命”,是割自己的肉、动自己的奶酪,是实实在在地“啃硬骨头”,体现了国资委“闯关夺隘”的勇气和担当。宋志平认为,《清单》是《方案》实操层面的重要文件,对企业健全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形成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清单》切中要害,措施有力,聚焦企业的重点关切,通过授权放权激发微观主体活力,充分体现了国资委由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的改革方向。

北京求是咨询董事长安林表示,《清单》主要具有六大亮点,包括鼓励企业战略创新、激发企业应有活力、激励企业自主混改、便利资本优化重组、创新工资总额管理、增强企业经营能力。

一针改革“兴奋剂”

授权放权力度如此之大,获得的好评程度如此之高,离不开国资委事先广泛听取企业意见,确保《清单》能够直接回应企业诉求。

华润集团总经理王祥明表示,《清单》对像华润集团这种身处国企改革前沿,业务属于完全竞争市场的中央企业意义特别重大。过去华润在香港的投资被视为境外投资,审批程序比较复杂,不符合现实情况,也不利于华润发挥“本地”优势。《清单》提出,对集团总部在香港地区、澳门地区的中央企业在本地区的投资,可视同境内投资进行管理。王祥明认为,通过对港澳地区企业进行放权,将有助提高决策效率,把握投资机会,有利于企业进一步发挥促进香港经济社会繁荣稳定的积极作用。

中国通用技术集团董事长许宪平表示,《清单》聚焦企业重点关切,赋予了企业更多自主权,充分激发企业动力、活力,对推进国有企业改革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宋志平表示,《清单》聚焦企业的重点关切,授得非常精准,都是企业改革发展最为迫切的点位,解决了“痛点”,企业有很强的获得感,感觉“很解渴”。比如,在产权管理、投资计划、主业管理等方面都有具体授权事项等。这些授权事项内容具体、程序清晰、态度明确,能落地,可操作,充分体现了“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的改革要求。

国家电投党组成员、副总经理魏锁表示,《清单》拿出了许多“真金白银”的改革举措,针对的都是企业关心的重点关键问题,措施精准、程序清晰、操作性强,是真授权、真放权,对企业来说,是打了一针改革的“兴奋剂”。

魏锁表示,这次公布的授权放权清单,在主业管理、产业进退、资本运作、公司治理、集团管控、中长期激励机制建设等一系列改革发展的重点难点问题方面,为中央企业特别是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进一步“松绑”“解穴”,对国家电投贯彻落实“四个革命、一个合作”国家能源安全新战略,将起到极大的促进和保障作用。

层层松绑 落实落地

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清单》的出台标志着落实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迈出了重要步伐,但分类开展授权放权工作本身也是一个持续推进、动态调整、逐步深化的过程。

相关负责人强调,各企业不能抱有“有了政策等细则,等了细则要支持”态度,要切实增强改革的主动性、自觉性,把这项政策用足用好。授权放权不能只停留在企业集团总部,而要做到“层层松绑”,把授权放权落实到各级子企业或管理主体上,全面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许保利表示,继续扩大集团母公司董事会、经理层的权力,赋予集团母公司更多的管理子公司的权力,这应该是国资委未来的权责清单调整的两大主线。一些应该授权放权的要继续下去;而授权放权后,企业不能有效行权的要收回,待时机合适时再授权放权。但要很好地实现这样的授权放权改革,还是要先做好国企深化改革这篇文章。国有企业的体制机制决定着国资监管体制的架构,没有国有企业改革上的突破就很难有国资监管体制的重新构造。

此次《清单》授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董事会在已批准的主业范围以外,根据落实国家战略需要、国有经济布局结构调整方向、中央企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企业五年发展战略和规划,研究提出拟培育发展的1-3个新业务领域,报国资委同意后,视同主业管理。待发展成熟后,可向国资委申请将其调整为主业。

王祥明透露,材料工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十三五时期是我国材料工业由大变强的关键时期。其中,化工新材料又是新材料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国化学工业体系中较具活力和发展潜力的新领域。华润化学材料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是华润集团专业从事化学材料生产研发的利润中心,正积极拓展化学新材料业务,以聚酯、尼龙、复合材料及高端新材料为战略发展方向,朝着“高分子材料领域中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优秀企业”的目标迈进。根据《清单》授权,华润集团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正考虑向国资委申请将化学材料业务作为集团新业务进行培育,投资视同主业管理,以推动化学新材料业务的发展。

许宪平表示,中国通用技术集团将建立内部授权经营机制,逐步加大对子公司授权力度;根据《清单》授权放权事项中的“支持中央企业所属企业按照市场化式选聘职业经理人”,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支持所属企业积极开展职业经理人制度,加大市场化选人用人力度。

 

                                             国家电投所属中电国际越南永新项目

魏锁指出,下一步,国家电投将坚持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加强党的领导,完善公司治理,特别是要加强董事会行权履职能力建设,确保授权放权接得住、管得好。同时,按照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管战略”“管资本”的要求,结合实际对所属企业开展授权放权,做到层层“松绑”,把政策用足用好,全面激发各层级企业活力。

宋志平透露,中国建材集团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也将制订相应的授权放权清单,对董事会运作规范、市场化程度较高的企业充分授权,“层层松绑”,把授权放权落实到各级子企业或经营主体上,全面激发微观主体活力。集团总部将重点发挥好融资、投资和行使股东权利三项职能,加快调整职能部门和功能定位,致力于打造国家材料领域的世界一流的综合产业投资集团,完成管企业向管股权、建筑材料向综合材料、本土市场向全球布局三大转变,要把集团所出资企业发展为主业突出、技术领先、管理先进、效益优秀、混合适度的专业化业务平台,在基础建材、高端新材料、国际工程、科研技术服务、地矿资源等领域形成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上市公司群,打造若干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行业领军企业和一批专注于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